兔子一样混蛋的卤蛋

换个名字,喝酒吃肉,插科打诨

【牛鹿】神魔与白马(4)

山水又一程。


不说蛛精作怪毒哑了和尚的嗓子,也不说红孩儿的连环局,偏要说说比丘国送的那份“大礼”。


爱漂亮第一个不喜欢。


“妖精!妖气都冲天了,管他看不看得出,要我说,就一耙打死!”


毛脸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的果子,用袖子擦了擦递给旁边的白衣。

“你怎么看。”


他知道,这次是连猴子都没了办法。


“应该是白骨精。”他凭着回忆猜测。


“甭管是什么,我们也不能一棒子打死,你瞧瞧师父那色迷心窍的样子! ! !”爱漂亮看着前面正殷勤的和尚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。


他看了看皱着眉的毛脸,把果子抛到半空又反手接住,眼珠一转。


“大...

2017-02-17

一段口哨,吹得我心慌。


爱恋伊,爱恋伊

愿今生常相随

2017-02-12

【牛鹿】神魔与白马(3)

长桥等归人。


不知怎的,他就想到这句。


他倚在木桥边,月光照着水,幽幽的亮,心也跟着一晃一晃。


和尚喝水怀胎的事早就过了,两人却开始了没来由的尴尬。


他后知后觉。


想起和尚惨白的脸,额上还渗着汗,半躺在木床上,问他为什么笑。


该死的反射弧!!


他又敲自己的脑袋。


“小段 !”


他一转头,正是和尚,可……


“你不是入宫去见女王了吗? !”


“啊,...

2017-02-12

2017211日推的最后一首。

之前一直在纠结是分享一下日推的第一首呢,还是这一首。

后来,觉得,还是这首对我的味道。

一无所有的流浪汉和雍容的法兰西女王,

谁还不是在清晨享受阳光,夜晚畏惧黑暗。

带上只金杯吧,去流浪

2017-02-11

【牛鹿】神魔与白马(2)

  虽说是怪事不断,却也算得上一路畅通,这几个人连夜翻过高山,涤虑洗心,餐风宿水过后,便又沿着小路向西行。


  时间飞速,晨昏交替,也给他安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。他跟自己分析,可能就是最近太累,人睡了脑子还转着搞出来的一场梦,梦嘛,梦着梦着就醒了。


西行几里,便看见一条小河,澄澈清湛。


这几人走了一路,自是口渴难当。


忙跑到河边舀水来喝,尤其是老沙。


鱼见了水,你想想,就知道不成个样子。


猴子和他走在最后,心事重重。


“想起什么来了没?”猴子先开的口。


他摇摇头,还没等说话,猴子...

2017-02-11

【牛鹿】神魔与白马(1)

    【唐唐×鹿BOSS】

     #最近心烦的厉害,什么都干不下去,就把之前的脑洞放上来吧~

     #其实就是我看“伏妖”,觉得没有白龙马小帅哥,总觉得怪怪的

     #希望会有人喜欢,HAVE A GOOD DAY ,YO~


    冷,寒冰彻骨的冷,一股脑的涌进七窍里,用冷把整个人都封住了。...


2017-02-09

新写的【狂轰滥炸】就是想写,两个假装自己很理性,却在倚靠本能谈恋爱的两个小疯子。

喜欢写同人,除了喜欢他们,还有一点,就是我本人是个起名废,啊哈哈!

光有脑洞,懒得起名,懒得写。

新一年了,想像疯子一样去爱人。

BTW,这首歌里的每一句我都爱。

2017-01-30

【牛鹿】【彭泽阳/项前进】【五十度灰AU】狂轰滥炸(4)

7.

 

项前进迷迷糊糊的跟着彭泽阳回了家,捂着鼻子,被彭泽阳拉着往屋里走。

“你家不小啊……说到底,我还是第一次来呢!”

项前进乌鲁着,鼻子里的血倒流进嘴里,呛得他轻轻地咳嗽起来。

“少说话!”

喝止里的温柔让项前进乖乖的闭了嘴,彭泽阳也随之加快脚步。

 

 

“都他妈散了!回家睡觉去!我是不是说过别他妈在我家搞!”彭泽阳扯着项前进冲着屋里喝的五迷三道的男男女女们大声的吼道。

项前进看着在沙发上滚作一团的,趴在酒柜上的,躺在楼梯上的,个个衣冠不整,醉生梦死,三个一道四个一团。他们扯着衣服提着裤子,眼睛里一片慌乱。

 

 ...

2017-01-30

【牛鹿】【彭泽阳/项前进】【五十度灰AU】狂轰滥炸(3)

5.

 

    音像店后面的休息区。

彭泽阳把长腿不自在的蜷放在椅子下,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项前进。看他记忆里已经被反复描摹的变形现在又无比清晰的眉眼。

值得,一切都值得。

彭泽阳跟自己说。

 

项前进冲着他很干的笑了两声,就把自己给逗笑了。

“他妈的,我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!”

彭泽阳也笑,伸手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都行,我有的是时间,你说上三天三夜,我也奉陪。”

“好基友一生一起走哦~”项前进换了一脸坏笑,着看他。

“你还是跟从前一样。”彭泽阳说。

“一样...

2017-01-29

【牛鹿】【彭泽阳/项前进】【五十度灰AU】狂轰滥炸 (2)

3.


    高二下到高三上的一整年时间里,项前进从未觉得自己跟彭泽阳是相熟的好朋友。虽然他们经常一起回家,偶尔一起吃饭,但他不了解这个人,尽管他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,比如,这小子性子满闷的,话少,虽然比自己高上一头,却比自己小上几个月,篮球打得很好,却不是球队的,英文也很好。


然后,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况且项前进的朋友遍天下,他也没工夫光对着彭泽阳一个人上心。


可是有些事,该来还是要来的。


熬完了可怕的期末考,也要到了年关了。

这寒假一开始,项前进就跟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似的,书包一扔...

2017-01-28
1 / 10

© 兔子一样混蛋的卤蛋 | Powered by LOFTER